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周天勇:大豆振兴面临谁来种、在哪种、怎么种三大瓶颈
发布时间:2019-2-21 9:36:10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立刻引发各方关注。文件中提出“调整优化农业结构。实施大豆振兴计划,多途径扩大种植面积。”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原副院长、周天勇教授指出,实施大豆振兴计划,当前仍要面临谁来种、在哪种、用什么方式种等瓶颈问题,他特别希望通过媒体呼吁要注意提高农业组织效率,振兴国产大豆靠补贴并不现实,必须通过提高劳动力生产效率,降低大豆生产成本。

    同往年一样,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继续聚焦三农问题。文件中提及实施大豆振兴计划,引发不少好奇。实际上,我国对大豆产业一直高度重视,相关扶植政策一直有,新的大豆振兴计划年初已经下发,实施范围覆盖东北三省及传统大豆种植区,大豆播种面积有望增加,具体扶植政策也即将公布。

    近些年,国产大豆种植热情一直不算高,进口大豆量持续远超国内产量。“在我国,一个农业劳动力种植面积是9亩,而美国一个劳动力种1070亩。”周天勇说,“我个人认为,要通过加速农业劳动力转移,来提高农业劳动力生产率。”据周天勇介绍,“韩国农业劳动力人均种植面积是21亩,日本是30亩,印度是12亩,我国人均种植面积是世界上最少的,如果拿来种大豆,亏死了。”

    谁来种

    关于农业劳动力规模,周天勇给出另一个数字,“2017年,农业就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27%,也就是说,有2亿农业劳动力从事农业生产。”他说,“这个规模完全无法参与国际竞争。所以,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农民人口市民化,这个政策对提高农业劳动力生产率是关键。”

    “要解决大豆问题,难道需要动用国家财政,购买国产大豆?”周天勇算了一笔账,目前,国家每年进口500多亿美元大豆。“国内大豆种植成本更高。如果按照目前生产方式,在人均耕地少的情况下,财政补贴预计要达到600亿到700亿美元,就是说财政要拿出5000亿元来生产大豆,这还没算上仓储费用等。因此,要通过提高劳动力生产效率,降低大豆生产成本。”

    在哪种

    周天勇同时提出:“不能固守在18亿亩,要扩大耕地。”他建议,要通过调节水资源分配,改造运用土地,扩大耕地面积。

    周天勇指出,要改造40%的未利用土地(草地、旱地、沙漠、戈壁等),这种类型土地近40亿亩,如果加大调节水资源分配力度,完全可以改造出8亿到10亿亩耕地。“改造未利用土地再加上转移人口,到2035年,我们一个农业劳动力可以种植128亩地,这就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问题了。”

    怎么种

    提及大豆振兴乃至产业振兴,周天勇特别希望通过媒体呼吁要注意提高农业组织效率。他说:“美国家庭农场一户种植3000多亩地,社会化服务程度非常高。这意味着,家庭农场组织成本非常低。”周天勇提出,“我国采取的新型农业组织方式,如果参与人员众多,生产利润势必会被组织体系自身消耗掉。因此,生产组织方式也是个问题。这也会阻碍社会资本下乡。”

    周天勇说,“美国农场可以抵押土地,借出来的钱,作为农业生产的流动资金,收购后,还上贷款。那么,如果中国种植同样规模的土地,流动资金从哪里来?土地承包权、集体所有权、土地经营权三权分置,哪个权利能用来抵押?如果没有社会资本进入,就不会有规模化生产农场,就不会有规模化种植。”

来源:新京报网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