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专区 > 民间智库
卫祥云:改革事 从来急
发布时间:2013-11-25 10:56:11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称《决定》)已公布。品读之余,颇感出乎意料的是有的改革举措竟如此具体,具体到不需要过多解读和理解,只要认真贯彻执行就可以了。当然,也提出了一些需要继续探索和研究的问题。我认为《决定》至少有三大特点值得称道。

一、改革蓝图很清晰

  《决定》共分16部分和60条。提出了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改革的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改革的保证是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等。改革的保证和举措已细化在《决定》60条中。可以说,蓝图已绘就,目标很清晰,极大地提高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改革图强,实现中国梦的决心和信心。

二、改革举措很具体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释放改革红利”的决心早已昭然于世,深得全国人民的期盼。举世瞩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到底会有什么举措,也是政界、学界和各种智库研究分析的重点。就我自己研究和关注的内容看,有些改革举措的表述和力度非常到位,甚至勾画出了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如在“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表述中明确提出:“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国有资本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作出更大贡献。国有资本继续控股经营的自然垄断行业,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我认为《决定》把对国有企业的分类管理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不但提出了“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等举措,而且明确了国有资产在控股自然垄断领域的同时引入民营企业进入自然垄断领域。而“放开竞争性行业”更体现了要建立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公平竞争的良好环境和市场机制。至于哪些领域属于竞争性行业,我认为包括至少以下行业:一是金融业,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已放开,现在已有许多民营企业在排队登记。二是自然资源领域的下游产业,如石油、石化行业的炼油产业和石油化工产品的进出口业务等。三是电信行业,该行业本该是最需要市场竞争的行业,而我们过去却一直给予行政保护和价格垄断,这次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放开准入已是必然。还有除国家储备任务之外的商贸领域、房地产和食品加工等行业,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前已经放开,只是过去部分国有企业依靠政府背景和优先贷款等不平等待遇占有先机,今后随着公平竞争条件的形成,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将放在主动调整上。至于《决定》为什么没有提到“取消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因为在竞争性领域,行政级别本来就无用,如果行政级别能带来企业效率和效益的提高,那么国有企业就不需要改革了。而在公益性和自然垄断领域的国有企业,目前最需要探索的是实行准公务或准公务员管理并制定相对合理的薪酬标准,而不是所谓的去行政化。但这类国有企业的比重今后将会不断降低,而国有企业的上缴红利则应不断提高。《决定》提出到2020年国有企业的分红比例将提高到30%,毕竟是一大进步。

  又如《决定》明确提出“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的改革举措,字数虽然不多,但字字千钧,力透纸背,具有非常强的震撼力。过去,由于在这些学术性极强的单位,采用“行政级别”管理,即用行政级别来衡量一个人的才干和绩效,大大削弱了我国教育和科学研究领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和创新的能力,“官本位”体制害人至深,评职称看谁官大,按行政级别大小分配科研经费,导致科研经费的一部分变成了大吃大喝和高级烟酒等。北大、清华、人大等著名大学为副部级,各省(市)属大学定位正局级,而真正的学术水平、科研水平则在所谓的行政级别面前变得一文不值,这些现象早已让广大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深恶痛绝,而且严重制约和影响了我国的教育和科研水平的提升。难怪钱学森院士在临终前发出了著名的“世纪之问”。但由于我们的管理体制使然,制度中的许多明白人只能选择无奈和兴叹。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改革举措可谓快刀斩乱麻,彰显了决策者的审时度势和高屋建瓴,谁能不为之拍手称快?

  再如《决定》在阐述“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时明确提出:“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其语气之强硬和措施之具体,没有任何拖延和推诿之意。实际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前,中央改革社会管理创新的政策已十分明确,只是有关部门的具体工作条例尚未出台,影响了工作进展而已。而《决定》的具体阐述,则表明了本届政府壮士断腕、推进改革的极大勇气。

  由《决定》而分析其他领域的改革举措也应各具特色。如对征收“房产税”一改过去的许多提法,提出“研究房产税立法和适当时机推出房产税”,首次把“房产税”立法提上了议事日程。既然要研究房产税立法,就要对“住宅用地70年使用权”等问题进行厘清和深入探讨,为各种智库和学者指出了研究思路和方向。

  当然,有些改革举措还不是很到位,如虽然提出了“城乡一体化”的改革思路,但对土地制度的改革举措似乎还存在一些需要厘清的问题和难以解决的矛盾。我认为属于《决定》之欠缺的地方。不过,正如习总书记讲的那样:“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所以,我认为随着改革中问题和矛盾的进一步暴露,不排除党的下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再次深化土地改革的新政。

三、改革之事从来急

  改革的蓝图已绘就,改革的目标很明确。但改革没有回头路,改革之事从来急。为了保证《决定》精神的贯彻执行,中央决定成立高层次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统领全局,驾驭改革。其规格远高于曾经的国家体改委,这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决心发挥“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推动改革的重要组织保障,甚至不排除最高领导人御驾亲征的可能性。这即是从我国目前大局出发的实事求是之举,也彰显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改革分寸的把握非常到位。


 

相关分类